四:初夜一(H)

作品:《尚公主

????秦郁突兀地笑了出来,轻轻拨开尉迟卿壮若大胆却微微发抖的手,抚上了那对从进门就晃他眼的雪白的乳儿。

????“好一个良辰美酒,既然殿下这么想要春风一度,臣,哪有不遵命的份呢?”

????秦郁的声音也一瞬间变醉了,再也不见刚才的半点怒气,眼角也染上了妖气似的

????尉迟卿的身子几不可闻的抖了一下。

????但秦郁不会再给她退路了,他恶劣地用指尖夹了夹尉迟卿裸露在外的粉嫩的乳尖,如愿听到了她的嘤咛声。

????尉迟卿被秦郁的这一动作惹得整个身子都软了,她不由自主地向秦郁靠去。

????秦郁扶住这团娇小的温香软玉,下腹的温度也越来越高,几乎是无意识地出口:“殿下想要和臣行周公之礼,大可不必这般。”

????说着,他俯下身,扯开了尉迟卿的上襦,在她耳边低语:“殿下从臣进门,就露出这对儿娇乳勾引臣,臣怎会不知?”

????手又使劲捏了捏那对儿绵软的,凝脂般的双乳。

????尉迟卿的脸有些发红,完全裸露的上半身却因后半夜的凉意微微发颤。

????她看着双手肆意玩弄着的秦郁,一面有些羞愤,一面又止不住的春水泛滥。

????突然,一根手指插进了穴里。

????秦郁似乎冷哼了一声,又仿佛没有。

????“殿下当真是急不可耐了。”秦郁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在穴里抽插的更用力了。

????尉迟卿难以自持的发出了轻细的呻吟声,却还带着压抑。

????她睁开眼睛,秦郁衣衫规整,半点褶皱都没有。

????只有她,大张着腿,裸露着身子,被男人的手指弄的娇喘连连。

????像那春楼里的娼妓。

????尉迟卿也扯开了秦郁的腰带,露出了带着麦色的胸膛,她不想先输。

????两个人到底是怎样彻底光裸,又是怎么纠缠在一起的,也只有屋内快要烧尽的喜烛知道了。

????尉迟卿的双腿被完全分开,甚至被秦郁折了起来。

????这姿势颇为折辱,尉迟卿偏过了头,但她腿间秦郁的阳物又烫又热,让她无法忽视。

????秦郁一手箍住尉迟卿的腿,一只手滑到她的腰间,轻轻柔柔。

????“殿下还满意吗?”他慢悠悠地问道。

????尉迟卿的脸顿时涨红,她怒道:“秦郁!”

????秦郁不以为然,甚至讽刺道:“殿下下药的时候,也如今时刚烈吗?”

????说着,手从腰间挪到尉迟卿的腿间,毫不怜惜地又插了进去,粘了一手淫液。

????“殿下当真是水做的。”

????尉迟卿哑口无言,终究败下阵来,她微微挺了挺身子。

????但秦郁恍若未闻,扶着自己的硬的发胀的肉棒抵在了穴口。

????他俯下身,轻咬着尉迟卿的耳垂,呼出的气萦绕着,从耳边到胸前,到腿间,酥酥麻麻,黏黏腻腻。

????秦郁轻轻开口:“臣,插进去了。”

????说着,腰间的东西毫不犹豫,如同利刃般破开了尉迟卿的身体。

????撕心裂肺的痛从身底蔓延开来,从没有受过一丁点儿苦的长公主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痛。

????尉迟卿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她的眼睛红彤彤的,那被隐藏了的娇憨感也出来了。

????药效更剧烈了,秦郁看着这张脸,生出了一丝凌虐感,尽管他也被这处子穴紧的并不好受。

????“殿下的穴可真紧。”

????他说着污秽的话,整个都戳了进去。

????尉迟卿长长地叫了一声后,再也发不出声音了。

????疼,太疼了。

????秦郁的肉棒刚戳破那层膜,尉迟卿的穴一边推阻着,一边又紧紧裹住,和她这个人一样矛盾。

????他头皮发麻,和尉迟卿一样初经人事,尉迟卿的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又夹了夹,秦郁只觉得尾椎骨顿时酥麻,他的身体微微发颤,全部的感觉都聚集到了一处。

????马眼一开,积攒了二十年的阳精一瞬间倾泻而出。

????尉迟卿的穴被射出的阳精刺激的越发敏感,明明痛的不行,却也跟着泄了。

????她朱唇微启,香汗淋漓,整个身体发粉,被捅开了的肉洞一张一合,不住吐着两人的淫液和处子血。

????真是个妖精。

????他当然又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