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约定(后入CP眼儿+与父子3PCXTJ巴+前后夹击,非洲篇完结!)

作品:《石榴裙下的联合国,一对多,有百合情节

????“啊…………你t那里g什么!!!不要啊嗯嗯…………”

????被哈桑这一t,后x处一阵s热,那舌尖温柔地抚m0过每一道密布的皱褶,似乎要用自己的温度把那皱褶抚平,沿着那粉n的小洞钻进去似的。

????哈桑把那t缝之间都t得ss滑滑、满是他的口水渍,这才满意地抬起头来,指轻轻抚弄着那个紧窄的小口。只是轻轻一戳,那小p眼儿便轻轻缩起,像是海懵懂的小动物一样,警惕地合上入口,防止异物的入侵。

????“小s货,你是不是很喜欢被gp眼儿?这里我还没碰过呢……”一个指尖戳进去,接着是整根指,细腻的肠r一瞬间紧紧把指包裹住,像是婴儿的小嘴一样在温柔x1shun,“以前也经常有人c你p眼儿?还是,你只喜欢p眼儿和sx一起被c?”

????“不、不要碰那里啊啊…………”

????小刘扭动着pg想摆脱哈桑的入侵,却让那根指更加滑进去,好像是她主动x1shun进去的一样。

????“小s货不诚实呢,你看,你的小p眼儿分明想要我进去,在x1呢。”

????说着,哈桑又加了一根指进去。虽然这里前j日一直在受那些看守的蹂躏,却依旧紧窄如初,根指进去后便撑大到极致,把那指都紧紧卡住动弹不得。哈桑被外面那道圆环勒得指发痛,试着浅浅活动两下,指在肠道里g起来抠挖。小刘被他刺激得红了脸挣扎着呻y,没j下,那肠道里竟然分泌出透明的黏y来。

????“难怪他们说你是天生欠c的货,原来p眼儿真的会流y水出来。”指尖s润黏腻的触感让哈桑一阵惊奇,他chou出指,tg净这上面的汁y——和yy一样,甜津津的。“宝贝p眼儿里的水也是甜的,天生就是为了g引男人c你吧?”

????“没、没有…………哈桑,不要c那里…………啊!!!”

????小刘一声变了调儿的尖叫喊出来,原来哈桑不顾她反对,青筋鼓起的j巴对准那已经微微张开口的小r洞,j蛋大小的g头沾上x里流出来的y水,胯部一用力,便向里顶去。外圈紧窄的一环,被这粗大逐渐撑开,撕裂一样的刺痛从身后传来。小刘两腿乱蹬着,尖叫着躲避,却被哈桑牢牢钳住,不顾一切向里t0ng着。

????“真紧……j巴都勒痛了……难怪他们这么aic你p眼儿,真他妈舒f……嗯……终于进去了!”

????最粗的部分进去后,剩下的贯入时便如鱼得水。g头最粗最y的一部分,缓缓cha进肠道深处,整根都被吞没进去。那粗y刮擦在细腻的肠r上,带着疼痛的异样刺激让那p眼儿里一瞬间便s滑起来,小x里也跟着汩汩向外淌水。

????“不行了…………不行了呜呜…………好痛…………p眼儿要被大j巴cha烂了…………”

????“小s货哪这么容易被cha烂,sp眼儿再进去一根都没问题……啊……太他妈紧了……我忍不住了,要开始c你了……”

????浅浅的choucha对于哈桑来说是种巨大的折磨,细腻紧窄的肠r包裹着rb,像是无数张小嘴在x1,在g引他按住这小s货狠狠c烂她。浅浅choucha了j个回合,感觉那里面稍微放松了些,动作之间也带了点水声,哈桑再也忍不住,低吼一声,按住小刘,chou送着胯部狠狠cg。

????骤然而来的贯穿带来了疯狂的刺激。赤l的rt堆叠在一起,小刘甚至更感觉到哈桑结实的x肌因为用力而爆起着,y邦邦压在她纤细的后背上。坚实的臂膀牢牢钳住她,伸到她身下玩弄她的n子,胯部用力chou送着,窄t紧缩在一起,一丝赘r都没有。

????“嗯嗯…………不行了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c那里又不会怀y,你l费…………”

????“等会儿s在你小sb里不就好了……宝贝小p眼儿太迷人了,不c一下才是l费……”

????生猛的cg,磨蹭出激烈的快感火花,小刘趴在床上,两人身t的撞击让她的y蒂不断磨蹭在粗糙的床单上,更是一阵阵s麻。y水不断从花x里流淌出来,身下的床单s得一塌糊涂,甚至沿着床的边缘落到地上来,留下斑斑bb的水渍。肠道里滚烫粗糙的rb,像是根烧红的铁棍一样,狠狠戳刺着,很快小刘就到了高c的边缘。

????“不、不行了…………呜呜…………p眼儿被g高c了啊啊!!!”

????她尖叫着呻y,抓着身下的床单,呜咽着夹住后x里那根rb,扭动着腰肢让自己的y蒂更紧密地磨蹭在床单上。每一下冲撞,那白生生、肥nn的tr都狠狠地颤动一下,柔软的触感让哈桑更加yu罢不能。y道里的chou搐,连带着p眼儿都跟着紧绞着收缩起来。他被x1shun得马眼儿酸麻,低声呻y着,像是f情的公兽一样,狠狠进攻。

????c得小刘接连高c了次,哈桑这才chou出将要sjing的rb,把小刘翻过来,粗y的rb狠狠顶进花x里,猛cha数十下后,在她子g0ng里s出第二泡n0ngj1n,接着就着那jingy的润滑,又c了第回,s得她小腹鼓鼓囊囊的全是jingy,这才罢休。

????小刘瘫软在床上,喘x了半天才缓过来,刚想起身穿衣f,却被哈桑搂住,禁锢在怀里。

????“别动,今天一天就含着我的jingy……”

????小刘白了他一眼,但是想了想,还是顺从了他。毕竟,y不是那么好怀的!

????果然,这一天哈桑都没让她下床,连饭都是在床上喂的。小x被cg得有些红肿,小腹里浓稠的jingy也因此被好好含在了里面,j乎一滴都没有漏出来。到了晚上,t力的消耗让小刘很快沉沉睡去,哈桑则搂着她,也一同香甜入眠。

????只是,同屋的穆罕默德则没有那么容易睡着了。

????前j夜他睡得也不甚踏实,毕竟无故入狱,连x命都难保,放到谁身上都是个了不得的打击。但这一夜,那些问题却统统被他抛到了脑后。穆罕默德满脑子都是自己下午在卫生间时,听到自己儿子和他的nv人激烈纠缠在一起时那rt碰撞的水声,和小刘那露骨的l荡呻y。他知道,偷听自己儿子做ai是件很违背道德的事情,但是这nv孩,叫得也太媚了吧?

????难怪自己儿子被迷得五迷道的……

????床上的穆罕默德翻了个身,却依旧被胯间那根b起的rb硌得发痛。他与过世的q子感情一直很好,因此q子去世后,他从未起过续弦的打算。多年来,xyu似乎也并没有困扰过他,然而,今天因为这个yj的外国nv人,他却激烈地b起了,就连冷水澡也无法把那肿胀消除下去。

????哈桑和小刘就睡在房间的另一端,穆罕默德甚至能听到儿子轻微的鼾声。他试着想要集注意力入眠,却忍不住一直在脑海里幻想小刘的躶t,幻想她白nn的n子,和红润紧窄的小b。不知道翻了多少次身后,他终于失了耐心,起身去洗间,自w。

????粗糙的大包裹住那根rb,快速地撸动着。穆罕默德很久没有这么做过了,法生涩许多。p都j乎要蹭破了,却不论如何也s不出来。

????他正想放弃时,却听到房间内隐隐约约传来些动静。

????“大半夜的你g什么…………嗯…………不要啦,你老爸还在睡觉呢…………”

????“他睡他的,我们c我们的,不耽误……”

????“把他吵醒了怎么办?”

????“把他吵醒了就让他一起来c你……你不是最喜欢被两个人同时c么?”

????“那也不能你和你老爸一起啊,这不是乱l么!”

????“你之前没跟父子俩同时做过?”

????“也不是没有…………嗯嗯…………好舒f…………你讨厌了啦…………”

????“怎么,不想被我和父亲一起c吗?两根大rb一起t0ng你,一根在sx里,一根在p眼儿里……想不想要?”

????“唔唔…………想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????“果然是个s货,又s了……”

????“你老抠我y蒂能不s吗…………唔…………快点进来啦别蹭了…………”

????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动弹声,接着,有规律的rt撞击声,在寂静的夜se传过来。

????显然,穆罕默德在洗间里自渎的这段时间,对面的一对年轻鸳鸯醒过来了,又开始了没玩没了的xai游戏。穆罕默德无语地摇摇头:自己儿子还真是年轻力壮!

????此刻,他原本应该假装不知道,偷偷溜回床上睡觉,或者在洗间里咳嗽一声,提醒他们自己没睡。然而,穆罕默德却鬼使神差地,打开洗间的门,隔着门缝在黑暗t窥起来。

????走廊里亮着夜灯,灯光透过铁门,落在纠缠在一起的两具rt上。小刘正骑在哈桑身上,被他握住纤纤细腰,不断举起又放下。在逆光的方向,他能清楚地看到那rb是如何在nv孩身t里一进一出,每一下都有白天残余的jingy被挤出来,滴滴答答落在哈桑的胯部。小刘的大腿内侧反s着亮晶晶的光,不知道是y水还是jingy。n子因为身t的动作而上下摇晃着颤动,白生生的,在黑暗j乎要发出荧光来。

????忽然,nv孩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。穆罕默德心里一惊,套弄自己rb的动作也停滞下来。

????“好、好舒f…………你也一起来嘛,看都看了…………”

????“谁啊?”哈桑不解地问着,顺着小刘的视线方向看过去,一愣,“父亲?!您怎么没睡??”

????穆罕默德尴尬地提上k子,打开洗间门走出来。哪怕是在昏暗的牢房里,k裆里那一顶巨大的帐篷也是清晰可见。哈桑更是尴尬,半晌挤出来一句:“我们是不是吵醒您了?”

????身下rb的停滞,让小刘很是不满。她蠕动着腰部自己动作起来,n子随着她的动作颤颤巍巍晃悠着。r榜上骤然加紧的x1shun,让哈桑浑身一阵燥热。穆罕默德也是,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,“咕咚”一声,这响亮的声音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????“将军,你也来嘛……”小刘的声音软软糯糯的,带着说不出的妖娆妩媚,“老y着多不舒f,过来我给你t一t……”

????“这……这怎么行……”

????“这不太好吧?”

????哈桑和穆罕默德异口同声地出言反对。小刘拧了哈桑一下,道:“你刚才不是还说你和你老爸一起c我?过了今天没明天的,你好意思就让他g看着咱俩亲热?”

????说完,她看向穆罕默德,气哼哼地说:“别误会,将军,我还是不喜欢你,你就当我做慈善工程吧!”

????这话说得损极了,简直是直伤到穆罕默德那颗大男子主义的骄傲之心。要是平时,穆罕默德绝不会搭理这样同他说话的人,只是这一夜,也不知道哪根弦不对,穆罕默德鬼使神差地听了小刘的话,乖乖走上前来。

????“把k子脱了啊,不脱我怎么给你口j?”

????nv孩略带娇嗔的话语像是有魔力一样,穆罕默德一言不发地解了k子,痴痴地盯着小刘,连动都不敢乱动一下。

????“过来,靠近一点。”

????穆罕默德听话靠近,接着,rb上忽然一阵s热温暖的触感——nv孩把他的x器含在了口。

????一瞬间,rb被x1shun的快感仿佛一道闪电劈过穆罕默德的头脑。nv孩稚n的口腔,轻轻包裹住他的g头,x1shun着,连舌尖的t弄都能清晰地感觉到。一低头,便能看到自己那粗黑的rb,在小刘殷红的嘴唇里进进出出,y靡的画面让他情yu上涌,似乎血y都沸腾了起来。

????另一面,哈桑对小刘的cg也继续进行着。下t一根rb塞得满满当当,嘴里还叼着一根。穆罕默德的rb带着上年纪的男人特有的咸腥气味,热气腾腾,烫得她喉咙里都是热的。自己在与一对父子同时做ai呢,想到自己竟然在做这样y荡的事情,小刘便止不住兴奋,一会儿便被哈桑c上了高c。

????说来也奇怪,穆罕默德自己怎么撸都撸不s的rb,在小刘j番t弄之下,sjing的yu望便不断翻涌上来。他低低地呻y着,握住她的头发,耐不住把那rb狠狠往小刘喉咙里t0ng。小刘被他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,流着口水支支吾吾呻y着,接着,一g浓浆不由分说地s进她的喉咙里,又腥又咸,岩浆一般滚烫,顺着喉咙灌进胃里去。

????“唔唔…………咳咳…………你要呛si我了…………”

????小刘一边咳嗽,一边抹着嘴边残余的白jing。咳嗽让她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,眼睛里微微s润着,看上去格外迷人。殷红的嘴唇上挂着点点白浊,y靡的模样让穆罕默德只是看了j眼,刚刚有些软下去势头的rb又y了起来。这位在政界在战场都运筹帷幄的老将军,竟然愣在那里,不知道该g什么。

????小x里的rb依旧坚挺着,在刚刚高c过的敏感花x里胡乱戳刺。小刘被磨蹭得x里酸麻难忍,身子软软的,娇媚地瞪了穆罕默德一眼,软糯的声音带着点嗔怒:“你还愣着g什么呀,跟他一起c我!”

????“c……哪里?”

????“前面的洞填满了,你说还剩下哪里呀!”

????穆罕默德恍然大悟。哈桑见状,抱着小刘换了个方向,让她依旧骑在自己身上,pg却朝着床边微微撅起,掰开她的t瓣,那粉n的小r洞便暴露在穆罕默德的视野之,微微s润着,似乎在蠕动。

????依旧沾着口水的rb,g头s润极了。穆罕默德扶着rb,把那g头顶在p眼儿上,向里面胡乱地戳着。

????“嗯…………快进来…………用点力气呀,不然太紧了进不来的…………”

????小刘一边骑在哈桑身上动着,一边还不忘回头指点穆罕默德,水润润的眼神,浑圆翘起的pg,弧线优雅的后背和散落在上面的黑se长发,俨然如同f情的小母猫一样。穆罕默德心里一动,胯间一用力,那rb子便“噗呲”一声刺进去,g头瞬间被那小r洞吞没在里面。

????一瞬间,穆罕默德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,全部化为齑粉飘散在了虚空之。这该si的妖nv,一张小嘴有魔力似的,p眼儿里更是x1shun得xia0hun。细腻紧滑的肠r,严丝合缝地包裹住他丘壑密布的rb,温柔地t舐着。这哪里是在cp眼儿,简直是在被p眼儿口j!

????“啊…………两根rb一起进来了…………爸爸和儿子在一起c我了…………好大…………要坏掉了嗯嗯…………”

????nv孩sl的呻y让室内的暧昧气氛更加y靡起来。哈桑猛地在小刘x里一顶,低低地说:“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儿子,我父亲的孙子,现在你身t里一共有个男人……喜欢不喜欢?”

????“喜欢…………啊啊…………祖孙代都在s子g0ng里了…………c我…………”

????穆罕默德说不出这些l荡的话,然而并没有关系,只是听着这nv孩f情,便足以让他疯狂。他用扶着小刘的pg,狠狠用rb在她p眼儿里戳刺。下肥n的tr又软又滑,似乎还散发着隐隐的少nvt香。太xia0hun了,太迷人了。他到底为什么一开始会讨厌她?j天前的自己,简直是个不辨黑白的蠢货……

????父子两人与小刘c了又c,s了一次又一次,直到她腿间都挂满半g的白浊,因为高c过度而神志不清地半昏迷过去,两人这才堪堪放过她。失去意识前,小刘最后一个想法便是:难怪哈桑x能力这么强,原来都是遗传他老爹!

????人的疯狂又持续了好j天。大家默契地不再提起出狱的事情,穆罕默德也从未在她小x里内s过。就在约莫一星期过后,小刘正在被两人前后夹击着cg时,走廊里忽然来了人。牢门被打开了,那人扔给她一身衣f,看着匆匆忙忙穿上衣f、依旧衣衫不整、浑身黏腻的小刘,冷冷地说:“你走吧,外面有人接你。”

????到了出狱的时间了?她这是,马上要自由了?

????久违的自由让她j乎有些反应不过来。没有狂喜,没有激动,有的,只是浓浓的荒唐感。

????因为莫须有的原因,她被困在这里。因为一番利益的讨价还价,她又得以出去。小刘接过衣f,转头看着这父子两人,张张嘴,却没说出话来。

????“亲ai的,回去好好享受生活……”哈桑握住小刘的,给了她一个深情的舌吻,笑了笑,道,“本来我想让你不要太想我的,但是我魅力太大了,这么说恐怕是强人所难。”

????小刘被逗得想笑,却鼻子一酸,眼泪落下来。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,或许,他年轻的生命马上要沦为总统祭旗示威的亡魂。而她,除了头也不回地投奔自由,却什么都无法为哈桑父子做。

????在暴力器面前,她的力量是如此弱小,连自保都不能。

????穆罕默德心绪复杂地看着这对小情人,叹了口气,对小刘说:“如果真的……真的像计划的那样,刘小姐,请你照顾好他。”

????小刘含着眼泪向穆罕默德点点头。如果,如果她真的替哈桑留下了一个孩子,那么她一定会照顾好他,让他成为一个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,让发生在这个孩子父亲和爷爷身上的这种事情,少一点,再少一点。

????等待的人似乎是有些不耐了。小刘去了洗间,cc冲了个澡,换上衣f,与哈桑和穆罕默德两人分别握了,一步回头地离开了。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不断落下。一别,便是生si不知,yy陌路。这叫她,如何忍得住不回头?

????监狱之外,等待着她的是使馆的工作人员,和通过外j斡旋、法庭争论,把她就出来的老情人二人组——安东尼奥和汤姆。

????一见到他们,小刘一直忍耐的情绪,再也绷不住,扑进他们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。而他们,明白这份伤心,这份无力,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安w。于是只能默默搂着小刘,任她在自己怀里chou噎着哭泣。当泪水s透衣衫,怀痛苦的少nv逐渐只剩下了啜泣,好友两人对视了一眼,汤姆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接下来,你想去哪里?”

????小刘抬起头来,眼睛红红的,像是兔子一样。

????“带我回家。”